「师叔个个师叔个个不斯文」师叔个个不斯文百科

手机八戒电影网

手里的水晶委实是太亮了些许“她也是给了自己一个宝贝帮着找到了父亲,眼见着辜灵好像要哭出来,辜灵哭的越发难受“俊俏的小公子此刻有些脏兮兮,见到她时已经是这般狼狈的模样了,陈秉文赶紧抬起袖子擦擦她的脸,2大少爷捡了个姑娘回家“向来不近女色的大少爷竟然这么干脆”就把人姑娘带回来了。听说这个消息的苏姨娘和二少爷很兴奋,赶紧跑到太夫人面前去煽风点火,这无端地带个姑娘家家的回来着实让她吓了一跳。

1、本文目录:

(1)本文目录
(2)师叔个个不斯文,搞笑的江湖文
(3)相关搜索

2、师叔个个师叔个个不斯文,故事:她是无家可归的孤女,富少爷放着城主千金不要,执意求娶她

本故事已由作者:摇空绿,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,旗下关联账号“每天读点故事”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,侵权必究。

1

夜已经渐渐暗下去,两个人并肩着穿过树林,惊起好几只预备休憩的乌鸦,“哇哇哇”飞起来,听上去有些瘆人。

陈秉文怕辜灵害怕,往她身边靠了靠,语气轻轻的:“辜灵,你怕不怕?”

辜灵神情恹恹,听到陈秉文说话,抬眼看了看他,然后低下头去:“有什么好怕的?”末了想起来,陈秉文只是一个普通人,走在这样的暗夜里,是有些害怕。她摸了摸腰间的布袋,然后拿出一个白色水晶,片刻便发出耀眼的白色光芒照亮前路。

“这?”陈秉文愣了一会儿。

辜灵把白水晶递给陈秉文:“你拿着吧,这样你便不会怕了。”

手里的水晶委实是太亮了些许,照着前路,虽然与白昼差了些许,但是危险也无处可藏。本来是想,如果辜灵害怕,他就好施展自己英勇的一面,却忘了辜灵是个修仙之人,一点也不会惧怕夜晚。

他有些好奇地看着手里的东西,问辜灵:“你们修仙之人,身上都有着许多宝贝吗?”最开始他认识辜灵的时候,她也是给了自己一个宝贝帮着找到了父亲。

陈秉文一问,辜灵的心情更不好了,语气更是低落:“这是有次生辰,师父送我的,当时还嫌鸡肋呢,反正我自己捏个诀也是能变出光来的。只是,和大师兄打了一架,灵力现在只剩一点点了,没法照出光。”

眼见着辜灵好像要哭出来,陈秉文的心一揪,赶紧安慰着:“没事的,辜灵,以后你跟着我走,我我我,我会给你买许多好吃的!”

他手忙脚乱地从随身布包里掏出绿豆糕,递到辜灵的面前,绿豆糕放的时间有些久了有点硬,陈秉文有点不好意思,结果辜灵一下拿起来塞到嘴里。

“我再也没有家了!”这句话一说完,辜灵“哇”地一声就哭出来,边吃边哭,“以后我再也回不去玉山了,也见不到师父了。”

陈秉文赶紧抱着辜灵,轻轻拍着她的背哄着:“好了,辜灵不哭,你跟着我回家,以后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了。”

“大师兄怎么就会对我这样呢?”辜灵哭的越发难受,嘴里的绿豆糕碎屑喷了陈秉文一身,头发上也全是,俊俏的小公子此刻有些脏兮兮。

“你的大师兄,同你是怎么回事呀?”陈秉文小心翼翼地问出口。

昨日是辜灵的生辰,他同往年一样去给辜灵过生辰,见到她时已经是这般狼狈的模样了,粉蓝色的裙子破破烂烂,挽起的发髻落了一半下来,她最心爱的那支簪子也不再闪烁,不停地在抽泣不停在落泪。

她看到陈秉文就像看到一根救命的稻草,许是很熟悉了,辜灵见到陈秉文心里的那根弦一下就松了,“哇”一声大哭出来,“小文子,以后我都没有家了。”

现下又说到伤心事,辜灵的眼泪又要决堤了,陈秉文赶紧抬起袖子擦擦她的脸:“不哭了不哭了,我不问了,我们回家吧。”

2

大少爷捡了个姑娘回家!

这消息瞬间传遍整个陈府,并且直接就带进自己的小别院去了,向来不近女色的大少爷竟然这么干脆,就把人姑娘带回来了。

听说这个消息的苏姨娘和二少爷很兴奋,陈秉文一直做的谨慎找不到错处,这回终于逮着了,赶紧跑到太夫人面前去煽风点火。

就算太夫人平时怎么护着陈秉文,这无端地带个姑娘家家的回来着实让她吓了一跳,赶紧传下人把陈秉文喊过来。见着祖母,陈秉文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:“孙儿给祖母请安。”

苏姨娘往他的身后望了望,阴阳怪气地出声:“秉文怎么不把那个姑娘带来给你祖母看看,若是你真喜欢,也好叫你祖母做个主,你也到了该成家的年纪了。”

陈家二少爷陈秉希也在一旁搭腔:“是啊大哥,也让我见见未来的大嫂呀。”

太夫人睨了这母子一眼,三言两语就给陈秉文安上了个夫人,到底是一直不安分。但是同陈秉文说话,她的声音便慈爱了几分:“好了,秉文,你带回来的丫头,同你是什么关系啊?是哪家的女儿?”

在来之前辜灵嘱咐过陈秉文,不要透露她的修仙人身份。这世上人人都想长生,但是能够有那资质的人是少之又少,要是能遇着一个,便是城主的座上宾,更何况辜灵还是玉山的弟子,五大修仙门派之一,这还不得将国君都惊动?

陈秉文将事先想好的说辞同太夫人说:“祖母,这是孙儿当初流离时遇到的朋友,当时孙儿身无分文她极为照顾我,如今她家遭了难,父母都不在了,我便自作主张将她带回家来,还请祖母谅解。”

这话说的半真半假,只是将重点隐了下去。

太夫人听到说陈秉文还在外面流离的日子,心便软了几分:“好孙儿,苦了你了。”

见着太夫人没有继续追究下去的意思,苏姨娘不甘心,继续煽风点火道:“可是你未成家,贸然将一个姑娘带到你别院去,你让外人怎么看我们陈家?”

“行了!”太夫人将手中的茶碗重重地搁到桌上去,说出来的话带着告诫,“外人怎么看我们陈家那是别人的事,秉文是陈家的大少爷,将来整个陈家到底是要交到他手中的,他要做什么是他的自由。”

陈秉希面色一变,不情愿地出声:“祖母!”

苏姨娘拽住陈秉希的袖子,示意他不要开口。到底是在陈家待了这么些年,以前到底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,底力也是有的。饶是心里如何不悦,面上也是笑吟吟的:“太夫人说的是,秉文迟早是要继承家业的,这才关心他的终身大事,毕竟是我们陈家未来的主母呀。”

太夫人点了点头:“二姨娘说的也有道理。”

苏姨娘的手紧了紧,银牙都要咬碎了,这些年她在陈家苦心经营,现在谁见着不是恭恭敬敬喊一声“二夫人”,只有这个老不死的,次次都喊着“二姨娘”。

陈秉文不解:“祖母的意思是?”

“柳家那姑娘我瞧着还不错,你若也要意愿倒是可以去见见。”太夫人思忖片刻,“到底是要有个人帮你料理后院事务,也让你二姨娘享享天伦了。”

饶是苏姨娘再好的修养此刻也有点憋不住了,这意思是要卸掉自己的权力了?而且柳家,那可是城主府,她早就有意愿让弟弟去给陈秉希提亲的,苏家加上柳家给陈秉希做后盾,这陈家以后哪会让陈秉文做主去?

陈秉文可不想同什么劳什子柳姑娘成亲,赶紧推辞着:“劳祖母费心了,孙儿暂时没有成家的想法。”一心惦记着辜灵,又向太夫人作了个揖,“前街铺面还有点事,孙儿先告退了,祖母保重身体。”

从太夫人房中出来,陈秉希终于是忍不住了:“娘,祖母也太偏心了!”

苏姨娘忿忿:“这就是瞧着我们苏家如今不似从前鼎盛了!希儿你放心,只要有娘在一天,这陈家娘就会给你争过来!”

3

辜灵对陈秉文的印象还停留在好多年前,那个误入玉山的邋遢少年。他拿着一块绿豆糕轻轻松松就把守山的白泽神兽给收买了,辜灵气得两只辫子直翘:“小白你也太没有立场了!你这守山神兽是师父抽签抽到的吗!怪不得蓝蓝一直耿耿于怀!”

蓝蓝是一只小蓝龙,一直想当这守山神兽,时不时挑战白泽,屡败屡战,越挫越勇。白泽哼了一声,鼻子吐出一口白气来,它哼哼唧唧半天,告诉辜灵这个男孩眼神清澈,特别单纯。

陈秉文看不懂这一人一兽交谈,从兜兜里又翻出一块绿豆糕,在辜灵面前摇了摇:“那个,你要不要呀?我这里还有。”

辜灵一直待在山上,每日就是桃酥仙露,这些凡人求之不得的东西此刻在她的眼里,还不如一个绿豆酥。她开开心心地吃完,却听见陈秉文肚子“咕咕”响了起来,辜灵有点不好意思:“我把你的饭给吃了?”

陈秉文笑了一下:“没事,你吃吧,隔日我再去做个力气活,就能再去买了。”

辜灵掐了个诀,手中便凭空多出一个桃子来,她递给陈秉文:“这个给你吃,这是师父最喜欢的蟠桃啦,谢谢你给我的这个糕点!”

白泽的眼睛一下瞪大,这小丫头真是仗着山主宠爱无法无天了,这东西凡人一吃可是会增加十年寿元的,她就这样随意给拿了出来。

陈秉文接过桃子,慢条斯理地吃起来,明明看着是邋遢的小子,吃相却极为斯文儒雅,辜灵好奇地问他:“你到这山中来做什么呀?也是来问道修仙的?”

“不是,”陈秉文摇了摇头,伸出手来,一道长长的印子从指尖一直蜿蜒向上,延伸到袖子遮盖的地方,这伤痕刚刚血迹刚干,显得有些狰狞恐怖,“做工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了,没钱看病,就来山里采点药了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非要去做工?”辜灵继续问。

陈秉文抬了抬眼:“为了攒钱,我同家人走散了然后去找我的父亲。”

辜灵的心瞬间软了三分:“我也没有家人,我是被师父从河边捡回来的,不过呢,玉山就是我的家,小白也是我的家人。”她笑眯眯地摸了摸白泽的背,白泽高兴地哼了好几声,辜灵又拍了拍陈秉文,“放心啦,既然你遇到我,我一定会帮你的,你等等我哦。”

辜灵一转身便不见了人影,剩下白泽和陈秉文面面相觑,过了好一会儿辜灵才出现,抱着一大堆药材:“这是我刚刚问灵师姐要的,她的医术最好啦,你拿着。还有这个!”

陈秉文看着辜灵兴高采烈地拿出一块小石头来,然后又摸出一把小刀递到他的手里:“你滴一滴血在上面,灵石就会显示你家人的方向啦,你拿着这个灵石去找他们,找着了灵石就会亮起来的。”

陈秉文接过这些东西,深深看了辜灵一眼,道:“谢谢,我还会来找你的。”

辜灵只当这是一个萍水相逢的人,没想到第二年陈秉文又来了,他估计是找到家人了,穿着都变得好起来,提着一堆好吃的,但是他的言谈和去年还是一模一样。之后,他年年都来,两个人经常带着白泽在山门外的扶桑林吃东西。

辜灵便多了一个朋友,现在这个朋友在她无处可去时,还收留了她。

此刻她在站在池塘边喂鱼,虽然灵力有些微弱,也能听到远处两个婢女的讨论。

“听说,太夫人想要让大少爷娶柳小姐,被他婉拒了。啧,娶了城主家小姐,这二夫人和二少爷指定斗不过大少爷啊。”

“是呀,大少爷早先流离就过的苦极了,好不容易回来,都还要被苏家压制着,真是不容易呀,得亏太夫人看重现在才能掌握陈家财权呢!结果大少爷还放弃了,不过这灵姑娘确实好看,跟仙子似的,怪不得让少爷心动。”

辜灵手一抖,鱼食散落整个鱼池,她叹息一声,听力太好也不能行呀。

4

“辜灵,怎么啦?开开门呀。”陈秉文轻轻拍着门,无奈又温柔地喊了一声又一声,结果房间里仍是无人应答。他怕辜灵出了什么事,拍门的力度又大了些许,“辜灵,你在吗?”

辜灵在床上翻了个身,闷闷出声:“我困了,要睡觉了。”

陈秉文拍门的手顿了下,认识辜灵这么久,对于她的语气变化,他还是很熟悉的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辜灵就心情不好了。他从前街铺面回来时,见到南记又出了新的糕点,兴冲冲地买了许多准备带给辜灵,结果他一回来,辜灵便把他关在外面不肯出来。

“辜灵,我给你带了荷叶小酥,要不要尝尝?”再次发问,然而等来的,却是沉默。

他偏头看向候在一旁的侍女,皱了皱眉,但尽量让语气保持平和:“我离开后,二夫人派人来过?”

侍女们纷纷摇了摇头:“谨遵少爷的吩咐,二夫人派来的人都被拦下来了,这别院没有您和灵姑娘的吩咐,都不会让别人进来。”

陈秉文摆了摆手:“下去吧。”

他盯着房门好一会儿,听到里面没什么动静了,轻声道:“辜灵,你好好休息,我先走了。”

听到渐行渐远的脚步声,辜灵烦躁地翻了一个身,这人也真是的,都不知道坚持坚持,多说几句话这么难的吗?那,就算要走,也把糕点留下再走啊!

辜灵还在生闷气,敲门声忽然又响起来,她的心一下快速跳动起来,还有点高兴,但很快又麻起脸来:“说了我睡觉了。”

“你再不给我开开,我要掉下去了。”陈秉文的声音有点点委屈。

辜灵这才惊觉,这声音不是来自门外,还是来自于小窗户那里,她赶紧起床去把窗户打开,陈秉文就在窗外跟她挥手,另一只手把糕点扬了扬:“饿不饿?”

“你是不是傻!”辜灵赶紧拽住陈秉文,探头出去看到他脚下摇摇欲坠的木梯子,气急败坏,“这小楼这么高,摔了怎么办!你赶紧进来!”

“你饿不饿?”陈秉文翻进窗去,把糕点放在桌上,“有点冷了,我明天早点去给你买热的。”

辜灵瞪他:“你翻窗户做什么?”

“你又不给我开门。”陈秉文一张无辜脸,“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。”

“她们说,”辜灵低下头,有点点伤心,“因为我,你没有娶的成城主的女儿。陈秉文,虽然我没有怎么下过山来,但是我知道,如果娶了那个柳姑娘对你一定很有帮助的。”

“那你是因为我要娶柳姑娘而生气吗?”陈秉文追问道。

辜灵摇了摇头,觉得自己挺过分的,她的语气里也带了几分惭愧:“我知道我不该生气,可是你成亲了,我就该走了。”

她才刚刚有个新家,就得离开了,师父说这天下很大,可是辜灵连去哪里的方向都找不到。

“辜灵,我给你讲讲陈家吧。”

十几年前,陈家还不是这江南的首富,不过是偏安于一隅的小富之家,一家人安安稳稳,生活美满。在那之前,陈秉文都觉得自己是非常幸福的小孩,可是这一切都被忽然搬到这地方养身体的苏小姐给打乱了。

她爱上陈秉文的父亲,爱得轰轰烈烈,不顾他有妻儿,执意要嫁给他。苏家权势太大,为了保全陈家上下,陈秉文的父亲只得娶她,但是她不能为平妻,到陈家来只能屈于陈夫人之下做个妾。

原以为她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,有良好的出身,必然也会有良好的修养,但谁知道她一来就将这陈家搅得腥风血雨,一心只想独占丈夫,成为这陈家唯一的夫人。她设下毒计,让陈夫人带着陈秉文上山去上香时落入山崖。

陈秉文也被掳走,本来要杀了他的人忽然起了财心,将他带了很远,卖到了一个大户人家去做小厮,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逃了出来,但没有钱也不知道去哪里。不过是小小的少年,只能去乞讨,流浪了好些年身量长开时便去做一些工。

结果不小心还受伤了,于是进山去寻找草药,便遇到了辜灵。

“靠着你的灵石,我找到了父亲,他再也不是那个温和的人,成日在铺面一心经营,终于将陈家做起来,渐渐开始摆脱苏家。”

谁都知道陈夫人的落崖是苏姨娘的手笔,却没人能去与她抗衡。老夫人的性命还在那里悬着,陈秉文的父亲不得不同苏姨娘虚与委蛇,苏姨娘还生下了陈秉希,却不料这个时候陈秉文回来了。

她这些年苦心经营早就成了陈家二夫人,即使有父亲和祖母的庇护,陈秉文每一步都走的艰难,落下的课业、复杂的经营,他全部去用心学习。父亲去世的早,临走前拉着陈秉文的手一直不肯放,最后说的一句话:“我去陪你母亲了。”

“辜灵,”陈秉文忽然握住辜灵的手,“我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,只能我自己做主,我这些年这样努力,都是为了自己不要重蹈覆辙,像我父亲一样。”

辜灵被他握住手,脸忽然就烫起来,但也没有抽开,只是轻声说:“我会帮你的。”

陈秉文轻笑起来:“你只是单单因为我要娶别人才生气的吗?”

等了很久,他也没有听到辜灵的回答。

“嗯,如果我刚刚真的摔下去了怎么办呀?”陈秉文换了一个问题。

“我就杀到地府君那里,把你的魂魄给找回来。”辜灵字句铿锵。

陈秉文被辜灵的话给惊了下:“玉山一派竟然这么厉害?”

辜灵抽出手来,去拿荷叶小酥,边吃边有点嘚瑟道:“是我厉害,如果大师兄没有师父的掌印,他才打不过我呢。”

陈秉文一笑:“放心,我才不会摔。”

辜灵点头:“嗯。我明天要吃热的糕点,要各种样式都来一份。”

“好,”陈秉文眉眼全是温柔,“什么都给你买。”

5

这件事过后,陈秉文把别院的婢女都给撤换了,换了一批嘴严又忠心的人,拦下二夫人一批又一批的人,清净好几天。现在这几个婢女齐心合力,愣是把刁蛮任性的秦思思拦在别院门外。

秦思思气急败坏地大喊着:“表哥都不能这样对我,你们这些婢子怎么敢?”

冬花不卑不亢:“表小姐,少爷吩咐了,除非他或者灵姑娘同意,否则是不能让别人进到院子的。”

“什么灵姑娘,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女人!”秦思思把冬花往后一推,直接将她推到地上,“叫那个野女人出来见我!”

“大家闺秀也是这样叫唤的吗?”辜灵慢悠悠地走到别院大门后面,然后把冬花扶起来,“说吧,你要做什么?”

辜灵一直生活在玉山上,在那之前都专注于修行,周身的仙灵气息,不经意地散发出来都让人美好纯洁。她一走过来,秦思思心里的嫉妒更甚,瞧着这个宛如天仙的女子,感觉满腔怒意无法发散。

“你就是那个辜灵?”先前二夫人让人给她传话说表哥为了这个辜灵都不同柳小姐成亲,她是陈夫人的侄女自然不喜二夫人一派。虽然知道她没安好心,却也忍不住来看看,从她表哥回来,她的心就全扑在了陈秉文身上。

居然半路杀出个辜灵。

“嗯我是。”辜灵点点头,然后转身,“现在见到了就回吧,关门。”

秦思思一愣,大喊:“表哥是我的!我才是会嫁给陈秉文那个人!”

大门半开半掩的时候,辜灵偏头,也不看秦思思一眼,轻飘飘地落下一句:“你不会是。”

陈秉文下午回来便听说这个闹剧,叹息着,二夫人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,当问到辜灵有没有吃亏时,听到婢女转述的那句“你不会是”,心中一热。

一直藏着的事情忽地极其渴望被吐露出来,并且迫切地希望故事里的姑娘知晓这一份心意,他连脑子的转速都变得慢起来,跑到辜灵面前问:“如果我的妻子不是秦思思,那会是谁?”

辜灵一愣,没明白他的意思,反问道:“你是想要我给你卜个卦吗?但是我这个课业不是很好,师叔已经骂了我许多回了。”

陈秉文拉起辜灵的手,自顾自地说着:“如果不是秦思思,可不可以是你的,辜灵。”

辜灵傻了。

师父说情爱是个劫,但不能一味地去躲藏和避免。运气好的,一辈子可能都遇不到这个劫数,运气不好的,就会遇到那么一个搅乱春水的人。

大师兄便是遇到这个劫数,还害了山中许多师兄弟,如今,她也遇到了。

辜灵落荒而逃,她在这世上的生活的岁月,没有怕过山中的精怪,没有怕过师父师叔的鞭子,甚至连天庭仙人的座下神兽她都敢去逗一逗。结果陈秉文的一句话,就让她心慌到不行,师父口中的劫,到底让她遇到了。

而且还有躲不掉的趋势。

“辜灵,我等你。”身后陈秉文大喊。

她是无家可归的孤女,富少爷放着城主千金不要,执意求娶她

从那个小丫头递给他灵石开始,他的心里就开始有了一个身影,她的眼里清澈美好,胜过这世间所有的风景。

所以他才会年复一年一直往玉山赶,有次趁着辜灵去逮九尾,白泽躺在他身边懒洋洋地道:“喜欢辜灵就去追呀,玉山没那么多规矩,我跟你说着小丫头在玉山一直抢手着呢。”

可是他能做什么呢?他不过是一介凡人,只能经常去玉山,能给的不过是陪伴。好在上天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,把辜灵送到他的身边。

6

陈秉文已经好些天没有见到辜灵了,她躲他躲的厉害,每次他踏进别院都找不到人,反正她会术法,随便藏在那里他都没法找到,只能默默把南记糕点放在桌上。

再加上陈秉希要迎娶城主家的小姐,他现在作为家主自然要主持大局,太夫人不满意,苏家和柳家联合在一起势必要打压陈秉文,已经开始去为他寻找更好的妻子。陈秉文只是对着太夫人说:“奶奶,我只想要那个我想要的妻子,想要自己做主。”

这些年陈秉文都恭恭敬敬喊着祖母,甚少亲切喊着“奶奶”,毕竟有那么多年分别的隔阂存在。老夫人似明白了些什么,叹息一声:“是辜灵?”

“是的,奶奶。”陈秉文神色坚定,“我答应辜灵要给她一个家。”

“奶奶知道了,你放手去做即可。”太夫人慈祥笑起来,“辜灵这姑娘我虽然没有见过几次,但我好歹活了几十年了,看人也是有眼力的,她是个好姑娘。只是,秉文,你要小心你姨娘,你父亲苦心经营这些年,可不能再让苏家猖狂下去了。”

“孙儿知道了。”

只是没想到二姨娘的设计来的这么快,陈秉希做了城主的女婿后,竟是将他的岳父都请到了陈家。众人都毕恭毕敬的走在一个白衣青年的后面,站在陈家堂中直呼着要将妖女辜灵缉拿。

陈秉文面色铁青:“城主,秉文敬您是长辈,但这是陈家,容不得别人放肆。”

陈家的巨额财富,这城主早就觊觎多时了,奈何这个陈秉文油盐不进,便退而求其次选择了陈秉希。当下,陈秉文的态度令他颇为不满,他冷哼一声:“陈秉文,窝藏妖女,你可知罪?”

陈秉希赶紧接下话来补充着:“这可是玉山的仙人,可是判定那辜灵是妖女,是桃林桃树修炼成妖,你赶紧交出来,并且让出陈家家主的位置!”

“玉山?”陈秉文心念一动,声音冷冽,“什么仙人?不知是哪里来的江湖骗子,这仙山的仙人岂是那么容易便能见到的?”

司沐冷哼一声,随手掐了个诀,便将陈秉文石化在原地,话语里满是讥诮:“辜灵,再不出来我就可不会手下留情了。”

“没想到你也下山了。”辜灵从半空中翩然出现,可是吓坏了堂中一干人等。

陈秉希更是慌得结巴:“果、果、果然是妖女!仙人快收了她!”

司沐没理这些凡人,冷笑两声:“当时没能结果你,现在一定要杀了你,让你为夭夭偿命!”

辜灵冷笑:“师兄,你到底是执迷不悟!那桃花妖杀了山中这么多师兄弟,你竟还维护她,我不杀她便对不起师父的养育之恩!你又如果对得起师父?”

「师叔个个师叔个个不斯文」师叔个个不斯文百科

“在师父出关前我便杀了你,那我便是玉山灵力最高的人,师父不会杀我的!”司沐说完便祭出玉山掌印。

饶是周围的人再傻,此刻便也能明白,这辜灵哪是妖女,分明是玉山另一个修仙之人!

辜灵面色发冷,周围还有这么多无辜凡人,司沐竟也想在此处动手,果真是被桃花妖迷了心智。

她给陈秉文解了咒,施下保护结界,叮嘱道:“赶紧离开。”

陈秉文大喊:“辜灵,我说了会等你!”

“陈秉文,若我能赢,便做你妻子。”她说完这句,便翻身向空中飞去。

司沐忽然仰天大笑,讽刺道:“师妹,你也遇到了这劫数,那你便该知道夭夭于我多么重要,也便知道,今日你必死。”

“师兄。”辜灵召唤出青灵剑,“当日手下留情,没用这剑,今日,你便不用离开了。”

这剑身中还有一丝白泽的灵气,青灵剑乃是镇山的神器,威力同掌印不相上下,却少有人见过并且知道这是白泽所化。

“原来青灵剑竟是白泽!”司沐眼中恨意更甚,“我道怎么白泽都寻不到了,竟是被你所带走,师父果然更偏心你!师妹,今日我便让你和你这情人一同去魂飞魄散!”

这是陈秉文所没有见过的辜灵,她在空中翻飞,剑与印来回交错,每个招式的来往都是生死一瞬,她不再是那个单纯而笑嘻嘻的小姑娘,是背负着使命的神使,神圣又坚韧。

7

辜灵同司沐切切实实是做过一段感情深厚的师兄妹的,师父闭关,还让她协助这师兄掌管玉山,可惜偏偏,师兄遇上了桃花妖。

夭夭生长在玉山门外,受到的灵气更多,成精后更加貌美,一颦一笑皆勾人心魄。若她安分守己在玉山好好修炼,便是能够洗去妖性同司沐在一起,可她偏偏心术不正,蛊惑司沐去偷禁术,杀掉辜灵的师兄弟获取修为想要更快成仙。

师父正在闭关,玉山乱成一锅粥,司沐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。

被辜灵撞破的时候,夭夭正杀害了最小的那个师弟,还对着辜灵魅惑笑着:“你以为司沐会怪我吗?”

辜灵眼里满是恨意,一剑穿心,将夭夭的魂魄都打散。

司沐便追着辜灵要她的命,他拿着玉山大印,掌着门派大权,辜灵若继续同他斗下去玉山必然不稳。同他打了一架后,辜灵心灰意冷,决意离开。

师父说的对,凡心一动,修为便会有了偏移,不再坚定。受惑于桃花妖的师兄如此,她自己也是如此。

司沐手中的光刃离辜灵只有一点距离的时候,陈秉文冲破了辜灵的结界,忽地扑了过来挡在了辜灵的前面,冷眼望着司沐。

辜灵本来还是冷冷的仙女,此刻忽而有些委屈,抱住陈秉文,抽泣着:“不是让你快走吗,你来做什么?”

司沐冷意更甚:“马上你们就会一起死去了。”

“孽徒!”一声惊喝传来,平地惊雷乍起。

辜灵眼睛一亮:“师父!”

8

司沐被师父打入幽冥永世受罪。

辜灵同陈秉文的喜宴上,老仙人吹胡子瞪眼:“情劫难躲,早知道就给你多算算卦。”

辜灵吐了吐舌头:“我会常回的啦。”

就如同白泽见到陈秉文第一眼所说,这是个清澈而单纯的男人,这些年,始终如一,爱意蜿蜒直到心底最深处。

老仙人气呼呼走了,手指却在轻掐,等到卦象一出,心底一惊,面上却不露声色。

二房被陈秉文迁到府外去住了,他笑嘻嘻拉起辜灵的手:“嘿嘿,现在人人都知道我娶了个小仙子,谁还敢得罪我?”

辜灵回过味来:“合着你想让我当你的打手呀!”

“是呀,”陈秉文将辜灵揽入怀中,“一辈子那种!”(原标题:《捡个小仙姑》)

点击屏幕右上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。

(此处已添加小程序,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)

3、相关搜索:

师叔个个不斯文男主有几个
师叔个个不斯文皇焱儿 小说
师叔个个不斯文txt百度云
师叔个个师叔个个不斯文
师叔个个不斯文百科
师叔个个不斯文男主几个
师叔个个不斯文全文阅读
师叔个个不斯文结局
师叔个个不斯文的番外
师叔个个不斯文大结局番外篇

发表评论

表情:
验证码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3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