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全集」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第六季

手机八戒电影网

上海滩大佬、公共租界督察长陆连奎刚踏出自家的中央旅社门口,刚巧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人提着皮箱来到电梯内,青年人的皮箱角一不小心碰到刘小姐的美腿上,刘小姐不知是真痛还是假痛。陆连奎听闻宝贝情人大叫,原来皮箱子划破刘小姐所穿的丝袜,难怪情人会嗷嗷尖叫,刘小姐连连抱怨,只好用甜言蜜语哄着情人,陆连奎直接无视这个彬彬有礼的年轻人“青年人似乎并不买账“更没有人敢向自己顶嘴,青年人先是被打愣住了。

1、本文目录:

(1)本文目录
(2)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,谍战剧:敌我博弈斗智斗勇,血色樱花争霸上海滩!
(3)相关搜索

2、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全集,为给情人出气,上海大亨扇了一年轻人一巴掌,蒋介石:赔十架飞机

1938年8月18日,上海滩大佬、公共租界督察长陆连奎刚踏出自家的中央旅社门口,就被一连串的子弹枪杀,倒在血泊中。

陆连奎的死在十里洋场产生了极大影响,欧美人为其举办了极其豪华的葬礼,其送葬队伍长达一英里,灵车前后配备十六个中外便衣警察。

那么,作为租界督察长,陆连奎为何会被刺杀?

其实关于他的死因众说纷纭,但和三个耳光有很大关系。

“打我要付出代价”

1936年的一天,有着上海滩四大亨之称的陆连奎和情人刘小姐,来到自己创办的中央旅社幽会,

这位情人肤白貌美、妩媚动人、青春可爱,让陆连奎春心荡漾,对其很是宠爱。

两人挽着手走向电梯,举止很是亲密,刚巧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人提着皮箱来到电梯内。因电梯人比较多,青年人的皮箱角一不小心碰到刘小姐的美腿上。

刘小姐不知是真痛还是假痛,连忙大叫一声:“哎呦,谁啊这是,痛死我了!”

陆连奎听闻宝贝情人大叫,顿时火冒三丈,他低头一看,原来皮箱子划破刘小姐所穿的丝袜,刺痛其腿肚子,难怪情人会嗷嗷尖叫。

看到这里,陆连奎更是生气,他怎么能让心爱的女人受委屈,更何况这里还是自己的地盘?

但想一想,电梯内旅客众多,如果当场发火,势必会对旅社的名声不太好,也会吓退客人,为了自家的生意,陆连奎只好暂时忍住。

出了电梯后,刘小姐连连抱怨,认为陆老板不爱惜自己,不为自己出气。

陆连奎见状,只好用甜言蜜语哄着情人,并拍胸脯表示:“你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那个小子好过,我现在就去教训他!”

随后,陆连奎来到大厅,查看该青年的入住信息,并直奔该青年入住的302号房间。

一番急促的敲门声后,房门被打开,青年人温声细语道:“老板,你有什么事情吗?如果是刚才的事情,我向你说声道歉。”

然而,陆连奎直接无视这个彬彬有礼的年轻人,高声质问道:“就你啊?还不配向我道歉,我严重怀疑你的箱子有问题,赶紧打开,我要检查检查。”

只是,面对嚣张跋扈的陆连奎,青年人似乎并不买账,反而针锋相对道:“箱子是我的,干嘛要打开给你看?你有什么权力偷窥客人隐私?”

陆连奎自从当上总督察长后,还没人敢无视自己,更没有人敢向自己顶嘴。

他见这小子如此狂妄,心想:我堂堂的巡捕房督察长,管辖着公共租界,整个十里洋场还没有无法检查的东西,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。

想到这里,陆连奎再也忍不住了,他一巴掌打在青年人的脸上,打得对方半边脸已是血红。

青年人先是被打愣住了,半晌后才回过神来,随后又是反唇相讥道:“你敢打我?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要让你明白打我是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的。”

陆连奎听了后反而被逗笑了,在他看来,对方只是个不洋不吐的乡巴佬,有什么底气敢说大话?看样子是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。

他狂妄道:“在上海滩,我就是天,打你一耳光还要付出代价?什么代价?这岂不是太搞笑了吗?”

「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全集」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第六季

随即,陆连奎动了腰带上的手枪,威胁道:‘别说是打你,就算是杀人,我又不是没做过,谁又能奈我何?’

青年人仍然不服气,眼睛瞪得圆鼓鼓的。

这在陆连奎看来就是挑衅他作为总督察长的权威,他已很久没遇到敢这么作对的人,当即又抽了年轻人两耳光子。

他嚣张地说道:“既然打人需要付出代价,那我就多来几个耳光,你开个价,三耳光多少钱?我明天直接开支票付清,就算是一两百万我也无所谓!”

此时的青年人被打得满脸充血,且开始浮肿起来。不等他说话,陆连奎就扬长而去。

那么,陆连奎到底是何方人物?为何如此嚣张?敢在鱼龙混杂的上海滩称王称霸?

招惹大财主

陆连奎1881年出生于太湖南岸名为陆家湾村的贫困农家,因是家里唯一的男丁,被父母给予厚望,并希望他能改变命运、辉煌腾达。

不过他3岁时就感染上了天花,当时医疗水平差,农村没有诊所,就连土郎中都凤毛麟角,被感染的孩子只能听天由命,多数儿童因此而夭折。

父母为了他能活命,特意去求庙里的神婆,并讨要了一枚“仙丹”,给昏迷三昼夜的陆连奎服用,没想这之后他果然清醒过来,只是脸上生出不少麻子。

因为家里穷,陆连奎没机会去上学,一直贪玩到十二三岁。

此时,同龄的孩子都被家人送去当学徒,如木匠、铁匠、瓦匠等,但他听闻当学徒的日子太辛苦,并不愿意,仍待在家里。

直到他十四岁时,亲戚前来做客,见他长成大小伙子,看上去十分机灵,很是喜欢,推荐他去部队当勤务兵,说不定能改变命运。

陆连奎父母摇摇头,他们不愿意儿子去冒险,可陆听闻当兵可以玩枪,玩性大发的他一个劲缠着父母,想要去部队参军。

陆父想了想,儿子玩心大,且经常在家里闹事,不愿意干家务活,让他去当兵也能改改性子,也就同意了。

没想,自从来到部队后,他一改以往的懒散形象,办事麻利、机灵敏捷、起早贪黑,赢得了队长的欢心,对他愈发重视。

在部队呆了一年不到,陆连奎就目睹了部队吃喝嫖赌、欺压百姓的恶行,他手里没多少钱,看到同僚们每天下馆子、赌博,心里很是羡慕,随即有了敲诈地主的想法。

一天夜里,他偷拿队长的土枪,敲诈一个大财主家一大笔钱,次日还高调宴请同僚一起吃饭。

不过,这个大财主可不是简单的人物,他很快就通过关系找到队长,要求严惩陆连奎。

队长听了后大怒不已,连忙派人将陆抓捕起来,并决定杀鸡儆猴,对其处决。

酒桌上一起吃饭的同僚们连忙求情,可没想队长油盐不进,非要杀了陆连奎,以展示自己的铁面无私。

无奈之下,同僚只好通知陆连奎的父母,希望其想办法营救。可陆父、陆母只是普通农民又能有什么办法?只能寻求那个亲戚的帮助。

这个亲戚刚好认识湖北塘北水警队长罗宝昌,此人可谓是黑白通吃,在当地是有头有脸的人物。在亲戚的再三请求下,对方答应帮忙解救,这才让陆连奎恢复自由。

陆连奎被释放后,对罗队长行跪拜之礼,感谢其救命之恩。但临走前,罗队长劝他去上海避避风头,又给了他十块大洋作为盘费。

就这样,十五岁的陆连奎离开父母的怀抱,来到那个繁华的十里洋场,开始了新的人生,也正是在这里他的人生彻底改变。

拜黄金荣为师

来到举目无亲的上海,陆连奎不知该如何打拼,但天无绝人之路,很快他就遇到一个老人,在对方推荐下来到水果行打杂。

尽管工作辛苦,每个月却可以赚上几块大洋领用。

工作一年多后,因陆连奎机灵能干,老板安排他从事采购、推销生意,没想他做得风生水起,业务一直让老板满意,其薪水也逐步增加。

有了收入后,陆连奎又结交了一群街头混混,经常一起出去玩乐。

一次,他们外出时,意外救下当地的富商虞洽卿,对方很是感激,写了一封推荐信,让他们投入青帮大佬黄金荣门下,紧接着陆连奎又被安排到英租界巡捕房工作。

当时陆连奎只是“一道杠”华捕,相比印度、越南籍巡捕地位要低上不少,且薪水也少上一截。

不过,陆连奎却凭着善于钻营拍马的本事讨好上级欢心,很快就赢得洋主子的喜欢,其职位也在逐步攀升,并成为包打听总头目,也就是公共租界督察长。

有了权力和地位后,陆连奎就开始了疯狂敛财,他的经商头脑很是机灵,除了鱼肉百姓、搜刮民财外,也开设百货公司、游泳池、中央旅社、中南大旅社、中央饭馆等。

每天下班后,陆连奎就会来到中央旅社经理室,很多人就会趁机前来消费,巴结他或请他办事。

对于众人的请求,陆可谓是有求必应,只要对方肯给得起钱。

只要是打着陆连奎的名号办事,基本上都能办成,如他的一句话,可让重刑犯轻判甚至无罪释放。

当时政府禁止抽食鸦片,可在陆的生意场所,大家可放心大胆地抽大烟,不必担心被处罚。

至于为何陆连奎为何这么牛,说到底是他的公共租界督察长身份,拥有捉放之权,且洋人对他很是满意。

因而他借着洋人撑腰,干了各种坏事,久而久之上海滩流传“侬不要奎,侬又勿是陆连奎”这么一句话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陆连奎也曾经掩护过共产党人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1927年白色恐怖期间,我党在上海建立了中央特科,陈赓为情报科科长。为了掩护身份,他和妻子在环龙路租了一套房,房东就是陆连奎。

一次,陈赓笑称道:“租上海滩大佬的房子就是好,可以减少敌人的怀疑,就让他当我们的‘义务保镖’吧!”1929年任弼时、郭亮烈士妻儿均被抓捕。周恩来指示陈赓弄清被捕原因,并指示总务科科长洪扬生立马将郭亮妻儿营救出来。

陈赓得知指示后,连忙同洪扬生交谈,他机灵一动,让洪扬生买通大佬陆连奎,让其出面帮忙解救。

当晚,洪扬生就带着礼品以及一百大洋来到陆连奎家里,以租客的身份和房东叙旧。

陆连奎自然是高兴不已,立马摆上一桌酒宴,酒过三巡后,洪扬生急中带丧道:“陆探长,你有所不知,我今天来是有事情麻烦你。”

说话中,他又将一百大洋呈上,继续道:“我亲戚带着三岁孩子来上海打工,没想昨夜被巡捕房无故抓走,我听了后干着急,只能找陆探长帮忙。”

陆连奎接过银元,笑道:“你我都是熟人,这个忙我该帮,该帮啊!”

随后,陆连奎就打了一个电话给巡捕房,示意对方放人,巡捕房碍于其面子,只能照做,就这样郭亮烈士妻儿很快就被放出。

如此来看,陆连奎也算是为革命做了一回好事。

老蒋:赔十架飞机吧!

然而,在上海滩呼风唤雨、坑蒙拐骗、吃喝嫖赌抽的陆连奎,终究是在自家的中央旅社栽了跟头。

原来,那个青年男子身份可不一般,他的名字叫俞洛民,为88师师长俞济时的堂弟,且在该师担任军需官职位,同时他还是蒋介石的外甥。

事发当天,他正奉命去往南京领取军饷,回来时他让专人将军饷先行运回浙江,自己则来到上海,准备买上一些特殊用品,这才在中央旅社入住。

没想作为旅客的他,却碰上嚣张跋扈的老板陆连奎,等陆连奎回房间和刘小姐缠绵后,他随即电联上海市市长吴铁成,说明自己刚刚的遭遇。

午夜,陆连奎正和情人翻云覆雨,此时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,这让陆连奎很是生气,咒骂了一句,这才不耐烦拿起电话。

“你是不是陆连奎?我是上海市市长吴铁成,听说你刚刚打了一个人?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

陆连奎一听是市长打来电话,这才压下怒火,不屑道:“就那个不洋不土的浙东土包子?他能是什么身份?”

“只怕这次你要付出极大的代价!这个人你惹不起啊!”

“在上海滩还有我陆某人惹不起的人?这个土包子上面的人是谁?我倒是要和对方较量一番。”

“我就不和你绕弯子了,他是蒋委员长的外甥俞洛民!”

陆连奎听了后浑身颤抖,他嘴中不断重复俞洛民的名字,心中开始打起了寒颤。毕竟在上海滩谁都可以得罪,但蒋家的人是万万碰不得的。

尽管民国号称民主自由,可实际上国民政府是蒋委员长一人当家作主,得罪了他的外甥,那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,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行。

回想起晚上发生的一幕,陆连奎十分后悔,对方称要让自己付出代价,还以为是说着玩的,没想对方有这么大的靠山。

想到这里,他睡意全无,连忙从床上爬起来,利索穿上衣服,直奔302房间,将俞洛民请到包间设宴款待,嘴里一个劲说着好话,请求对方的原谅。

然而,他的赔礼道歉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,在俞洛民眼里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,没有任何底线和原则。

因此,对于陆连奎的祈求,他不置可否。

陆连奎见状,自知是自讨没趣,只好狼狈离开,回到自己房间,可尽管身旁有美人作伴,他怎么也睡不着。

次日早上,陆连奎刚眯上眼想睡会儿,就被外面的嘈杂声惊醒了。原来,淞沪警备司令部的人已将这里团团包围,并举着枪来到陆的房门口,将他五花大绑,带上警车。

而这一幕幕被等待多时的记者拍了下来,并刊登在报纸上,成为当日早报的头条。

不过很快,陆连奎就在洋人的照拂下被放了出来,看到自己不堪入目的丑照,他恨不得钻地底下。

很快,蒋介石就知道外甥俞洛民被上海滩大亨扇了三耳光的事情,他笑着和吴铁成说:

“这位陆先生不是很有钱吗?多少钱的代价都出得起?”

“既然这位陆老板这么有钱,那好办了。如今中日冲突加剧,国难当头,就让他捐上十架飞机吧,我外甥被打一事就不追究了!”随后,吴铁成又立马将蒋介石的意思转达给陆连奎,让其捐赠十架飞机,这件事就算了结。

陆连奎听了后吓出一身冷汗,本想着只要赔上一两百万,如今即便将家产全部变卖,也买不起十架飞机。

随后,他就找到师傅黄金荣,希望他能帮忙找关系为自己求情,为表示诚意,他还特意将名下的豪宅送给对方。

为了保险起见,他又找到了中央委员褚民谊帮忙,希望对方能在老蒋面前说好话。

褚民谊办事果然靠谱,在他的多方奔走之下,事情总算有了新的结果,老蒋表示只要捐赠一架飞机即可。

只是,褚民谊以疏通关系为由,向陆索要了50根“金条”。尽管知道对方狮子大开口,但也不敢不给。

很快,“三耳光换一架飞机”一事在整个上海滩传遍,很多百姓拍手叫好,认为太解气了。

此事之后,陆连奎可谓是元气大伤,整个人一蹶不振,只能窝在家里喝闷酒,人生开始走下坡路。

反手绑架黄金荣

一天,他从别人那里听说,上海滩的百姓弹冠相庆,就连师傅黄金荣也摆上一桌丰盛的酒菜庆祝,笑骂他太蠢了。

之后,他还打听到,黄金荣收了他的豪宅后,并没有为自己疏通关系,反而是幸灾乐祸,这让他大为生气。

他恶狠狠地说道:“别人怎么笑话我我都认,毕竟平时我确实干了很多不地道的事情。但黄金荣不行,先不说他收了我东西不办事,我好歹也是他徒弟,竟然这么笑话我。”

刚好,此时一个名为曹显的富商找上门来,他是黄金荣的死对头,知道黄陆师徒面和心不和,怂恿陆能和他联手对付黄金荣。

在曹显的教唆下,陆连奎对黄更是生气,他怒道:“你不仁我不义,既然这个老狐狸敢笑话我,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,让他出点血,以解我心头之恨。”

就这样,两人苦思冥想了几日,想出了“绑架黄金荣”的妙招。

黄金荣作为一代大亨,他本人有个爱好就是看戏,几乎每晚都会去戏院观赏。

一天,他正看得出神,演出也进入高潮期,此时观众席上几个人不知因何互殴起来,黄金荣保镖见状,连忙上前观看。

就在这时,剧场突然断电,到处是漆黑一片,正当黄金荣淡定等待时,旁边的几个大汉趁乱将他敲晕,并绑架到了一个地下室内。

等他清醒后,一个头目嚣张道:“黄老板,我们这一行你最清楚了,只要50根金条就可让你平安无事。”

黄金荣叱咤上海滩多年,哪里受过这样的气,只要能保住自己性命,就算100根金条也不在话下。

随后,他写了一张字条,让对方送到黄公馆的内管家李志清手里。

李志清是黄的大儿媳妇,因聪明能干,负责管理内务事宜,她拿到字条后,认清是公公的亲笔字后,这才心安下来。

她借口凑齐50根金条需要一些时间,让报信人在大厅内等待片刻。

随后,她连忙来到内室,并拨通杜月笙的电话,告知黄金荣被绑架的消息。

杜月笙听了后,给她出了个主意:“凑上49根金条,最后一根用首饰凑足,这样就可查出绑架黄金荣的幕后凶手。”很快,李志清就将49根金条送到报信人面前,并谎称家里没有多余的金条了。

报信人却为难了,他说:“黄太太,我们老大要的是50根金条,你让我拿回去49根,人家还以为我私吞一根金条,实在是不好交差啊。”

李志清故作难为情的说:“不如我用家里的首饰来代替吧,这些金银首饰可比金条值钱啊。”报信人听了后很是高兴,将金条和首饰装在箱子里,心满意足的离开。

绑匪头目拿到金条后,果不食言,当场将黄金荣释放。

然而,受到这般奇耻大辱的黄金荣,自然是不能善罢甘休,他连忙给租界巡捕房以及警察局打去电话,要求他们务必要尽快抓到凶手。

同时,他还叮嘱自己的手下,对那些可疑人员重点盘查。

然而几天过去仍然没有消息,黄金荣只能求助杜月笙,不过杜却信誓旦旦的表示,一定能抓住真凶。

此时,罪魁祸首陆连奎拿到金条和首饰后,先是让参与绑架的人去往香港避风头,又将拿到的首饰融成金条。

但他唯独留了个金耳勺,原因是它做工精致,陆连奎爱不释手,将其放在贴身衣服中。

可没想不久后三姨太也发现这个金耳勺,刚巧她手头拮据,认为这个首饰一定能卖上不少钱,心想着一定要将其拿到手。

一次她趁着陆醉酒之时,偷摸着将这个金耳勺拿到手里,并送到当铺换上大洋。

然而,当这个金耳勺被送到当铺的时候,杜月笙的手下就已暗中盯着,并第一时间将线报传到杜月笙那里。

杜月笙分析后,知道绑架黄金荣的幕后凶手就是陆连奎,当即告诉黄金荣。黄听了后大怒不已,设计了一个“暗杀计划”,势必要出这口恶气。

几天后,陆连奎正和情人调情,突然接到淞沪警备司令部的电话,对方要求他立马去一趟。

陆连奎自然是不敢怠慢,连忙同保镖匆匆出门。

谁知刚离开中央旅社,一梭子弹就打在他和保镖身上,还没抵抗就倒在血泊中。

对于他的死,警察局也没给个准确的说法。其实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年代,黑吃黑的事情时有出现,时间长了,陆连奎的死因也就没人关注了。

只是,如果当初没有那三巴掌,陆连奎也不会兜兜转转落得如此下场,可见,做人还是不能太嚣张。

3、相关搜索:

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免费观看
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全集在线观看
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剧情介绍
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免费观看全集下载
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免费观看全集在哪里看
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演员表
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手机在线看
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全集
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第六季
上海滩生死较量电视剧免费观看全集第一部

发表评论

表情:
验证码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3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